江西快3近200期走势图

對貧困戶毫不關心 對收紅包無比上心

 
 
打印

2015年11月24日,站在法庭被告席上的覃圣巍滿臉沮喪。“我在工作中沒有堅持原則,不按照規章制度辦事,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希望大家要以我為鑒,不要重蹈我的覆轍。”追悔莫及的他對在場旁聽的黨員干部說。

  經查,2010年10月至2015年1月,覃圣巍在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武宣縣扶貧辦主任期間,不擔當、不負責,致使國家巨額扶貧資金被套取;收受賄賂,與老板相互勾結,影響惡劣。

  樂呵呵地當起“甩手掌柜”

  2015年3月,住在武宣縣東鄉鎮合群村的黎成第(化名)碰上了件怪事:自己家里那4畝多地,明明只種水稻和花生,竟在2012年被名叫周麗云的陌生人“種”上了3畝無公害的生姜。“這張簽收表上除了身份證號碼是我兒子的,其他都是假的。我們家沒有種過生姜,也沒有領取過生姜種苗。”黎成第向縣紀委工作人員反映。

  碰上這種怪事的不只黎成第家,武宣縣其他鄉鎮貧困村的村民們也發現縣扶貧辦產業扶貧相關登記表不對勁——

  發放指天椒、萵筍、生姜種苗的登記表上出現了很多不認識的名字,還有些村民領取了種苗,但沒有種植那么多,或者根本沒有種過辣椒、萵筍、生姜。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要揭開這些怪事的謎團,還得從武宣縣扶貧辦幾年前實施的產業扶助項目說起。2009年至2012年,武宣縣開展貧困村重點產業開發項目工作,在全縣扶持貧困戶種植無公害蔬菜,對符合條件的貧困戶在種苗、肥料、技術培訓等方面進行補助,希望通過產業支持,建立“公司+農戶”產銷一條龍的模式,幫助村民走上致富路。該項目涉及全縣5個鄉鎮,19個貧困村的群眾共3611人,金額達277.222萬元。這對于貧困村的村民來說,本來是件好事。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惠民政策卻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當成生財之道。

  2010年11月5日至2012年2月23日期間,覃圣巍和武宣東尊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尊公司)的法人代表黃某,分別簽訂了種植辣椒2000畝、種植萵筍550畝、種植生姜1000畝的協議書。但是,覃圣巍卻未將自治區、來賓市對扶貧產業開發項目的要求列入協議書中。這讓東尊公司在實施項目的過程中鉆了空子。

  2010年至2012年期間,東尊公司全員上陣,編造農戶姓名、身份證號碼,仿造簽名、拇指印,填報每年發放的種苗農戶簽領單,三年里虛構農戶1330人。還通過修改農戶種植面積、領取種苗數量,虛報發放種苗數量等手段,一手炮制了黎成第等農戶碰上的一系列怪事,瘋狂騙取國家扶貧資金共計63萬余元。

  在這個過程中,覃圣巍作為扶貧辦的主要領導,沒有認真履行監管職責。他認為自己是領導,不用事必躬親,而且已與東尊公司合作多年,也簽訂了協議,可以“高枕無憂”。于是他只叮囑了分管領導做好監督工作,就樂呵呵地當了“甩手掌柜”。可沒想到,分管領導同樣不擔當、不負責。就這樣,他們既沒有按照要求開展階段性驗收,將驗收結果進行公示,也沒有設立產業項目簡介牌,公開接受群眾監督。對于貧困農戶是否得到幫助,他們根本毫不關心。

  把收受紅包禮金當“禮尚往來”

  覃圣巍對于貧困村民的利益毫不關心,但關系到自己利益時,小算盤卻打得“噼啪”響。

  2011年夏天的某日,東尊公司老板黃某從與覃圣巍的通話中得知覃圣巍在逛商場,馬上“順便”來到該商場陪同。覃圣巍看中一臺價值7000元的電視機,但沒有當場買下,表示還要考慮考慮。黃某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于是,覃圣巍前腳剛進家門,商場工作人員后腳就把電視機送上門了。

  覃圣巍猜到電視機是黃某送的,隨即打電話確認,先推托不收,在黃某一再堅持下,他說:“那電視機就算我借你的錢買的,等我有錢了再還給你吧!”但所謂的“還錢”,事后卻被證明不過是他貪腐的借口罷了。

  對于逢年過節收點老板的紅包,覃圣巍一向不以為然,認為是正常的禮尚往來,殊不知正是這些紅包打開了他貪腐的閘門。

  每年都通過武宣縣扶貧辦獲得政府扶貧貼息貸款的某公司,為感謝覃圣巍的“關照”,由該公司原董事長左某在2013年中秋節前向覃圣巍送上2萬元現金的“節禮”。2014年,左某再次送上2萬元現金。

  通過這樣的“禮尚往來”,覃圣巍多次收受他人財物共計22.7萬元,甚至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先后10次收取老板的紅包共計14萬元。

  與老板密切“合作”

  覃圣巍為了謀取私利,置黨紀國法于不顧,還主動與老板密切“合作”,大搞暗箱操作,大肆收受老板的“好處費”。

  縣扶貧辦的工程項目大多達不到公開招標的條件,一般都是經過邀請招標的方式實施。覃圣巍作為縣扶貧辦主任,在扶貧工程項目招標工作中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每年扶貧計劃下達后,他的辦公室就少不了老板來打探情況,桐嶺鎮廖某就是其中一個。

  廖某是覃圣巍2010年通過他人介紹認識的,他未成立具有建筑資質的公司,按照正常程序,不能承接扶貧辦的工程。但是,覃圣巍認為廖某為人比較“可靠”,工程質量也過關,可以把扶貧工程發包給他做。經過覃圣巍的大力“幫助”,廖某從2011年到2015年陸續承接了桐嶺鎮、思靈鄉村級道路、橋梁建設、水塔等近200萬元的工程。當然,忙不是白幫的,廖某自2011年春節起分三次向覃圣巍送去5萬元“感謝費”。

  承接村級巷道硬化等小工程的個體老板覃某,一直跟覃圣巍父母保持著良好關系,覃圣巍私底下稱覃某為“叔”。覃圣巍當上扶貧辦主任,自然得關照一下“自家人”。2011年至2014年,覃某承接了縣扶貧辦的多個工程項目。作為回報,每年春節覃某到覃圣巍家拜年時,都在裝禮物的盒子里放上1萬元,連續5年以此種方式送了5萬元的“感謝費”。

  多行不義必自斃。2016年8月,武宣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覃圣巍犯玩忽職守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來紀宣)




下一條:機關算盡終“翻船”
上一條:紀法小課 | 黨員拒不執行法院判決,可以給予黨紀處分嗎?
江西快3近200期走势图 彩票pk10的骗局揭秘 pk10 1期6码如何倍投 旺旺棋牌代理 9.7反水怎么刷 牌九纸牌 爱彩人app靠谱吗 重庆时时龙虎和下载 百亿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总和大小计划 领航团队彩票在线计划